您的位置:广东南大职业培训学院_最新职业培训信息_奋力得职业技术培训网 > 职业技能 > 心灵的旅程――沈明莹《心灵之旅》课程感想(

心灵的旅程――沈明莹《心灵之旅》课程感想(

发布时间:2020-01-31 08:10编辑:职业技能浏览(148)

      4月,清晨明媚、灿烂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脸上,像我第一次以及每一次见到的沈明莹老师的目光。四天的心灵旅程,开始于这样的目光,亦结束于这样的目光,只是我们的心灵已经不同。
    一、让我来认识你:
    认识课程里的每一位朋友,是每次旅程的开始。
    我踩在教室松软的地毯上,感受自己身体和心情的变化。每天的忙碌中,因为习惯,我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体怎样配合我的生活和工作了;更忘记为身体的劳碌送上一份感恩。现在,在或快或慢的行走中,感受自己身体的每一分变化,体察自己心情的每一分改变,感谢自己身体的每一次配合,心中升起些许伤感,几多欣喜,和点点自豪。
    看着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庞,用手指、手肘、膝盖、脚尖和眼神,与每一位相遇的伙伴打招呼。我有些闪躲,因为这样的身体接触,对我来说,熟悉而又陌生。
    停在一位伙伴面前,向她/他介绍自己,第一次介绍自己名字的由来和意义,第二次介绍关于自己名字的趣事,第三次做填空题:“今天你很幸运,因为我站在你的面前,我有很多优点,现在我向你介绍三个优点,它们是: ; ; 。”
   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向别人介绍自己的优点,但我还是不能流畅、自信地述说。多年的教育,我已经习惯随时反思自己的缺点――因为从小父母和老师都教育我做人要谦虚。
    让我来认识你――我自己,认识我辛勤工作的身体,以及所有过往累积的优点。
    让我来认识你――我的伙伴,认识你的过往,以及所有过往累积的优点。
    二、 愚人节,第一次吃到自己的生日蛋糕
    4月1日,工作坊的第一天,也是我的生日。
    下午,公司的同事告诉我,蛋糕已经买回来了,让我请沈老师、魏老师和其他同事一起来切蛋糕。心中有些期盼,也有些忐忑:“这是给我过生日买的吗?”担心会失望,我装作不在意地问:“给沈老师买的蛋糕吗?”同事乐呵呵地说:“祝贺你的生日啊!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们每个人的生日吗?”
    小时候过生日时,妈妈会在早饭时下一绺挂面,挂面上窝两个荷包蛋――即便在生活特别拮据的时候。那简单的挂面和荷包蛋里寄托了妈妈最淳朴的祝福。17岁那年,离开家去外地上大学,同学们听说我在愚人节过生日,都笑嘻嘻地说:“哦,原来是一个小骗子啊!”也知道了一句老话:“儿生日,母难日。”所以每次过生日,都给妈妈打个电话,道一声妈妈辛苦。为此,父亲曾经佯装生气地说:“把儿女养大,爸爸也挺辛苦的。为什么没有习俗说要给父亲道声辛苦呢?”
    母亲过世之后,我就不再关心生日了,觉得那个为了我经历磨难的人已经不在人世了,生日又有什么意义呢?只是爸爸和弟弟都会在那天给我打电话,问问我是否吃了长寿面、荷包蛋。
    今天,是我第一次吃到为自己过生日的蛋糕。
    请来魏老师、沈老师、助教Ellen,以及课程之中的其他同事,大家围在一起点蜡烛,唱“生日歌”,许愿,吃蛋糕。这样的生日,于我,是第一次。
    而这,不是愚人节的玩笑。
    三、那时候,你躺在谁的臂弯?
    冥想,是每一次萨提亚模式工作坊都会进行的练习。
    沈老师引领我们进入到自己的内在,观想到自己喜欢的地方,看到自己喜欢的房间,而那房间的书架上,有一本书叫做“我的书”。书的封面,是我喜欢的样式;第一页上面写着我出生的日期。那一天,我出生了。
    “那时候,谁会抱起你?谁会爱你?小小的你,躺在谁的臂弯?”
    很长时间以来,我都觉得妈妈更爱弟弟,因为小时候,常常是爸爸领着我,而妈妈照顾弟弟。第一次,我仿佛看到妈妈抱着刚刚出生不久的我,目光中有满满的疼爱。那时,妈妈的目光中,只有我。
    为什么我会只记得妈妈照顾弟弟的日子,却忘记了我独占的时光呢?
    是不是我习惯于看到我缺失的,却忘记了感恩于我已经得到的?
    “沈老师,是不是对自己得到的每一份都感恩?”
    “嗯。”
    “如果我降低自己的每一个期望,为自己得到的每一份都感恩,得到的会不会很少?”
    “不会啊。也许会得到更多呢。”
    那时候,你躺在谁的臂弯?你可曾为自己得到的感恩?
    四、 如果我评价了她,那和她评价别人有什么区别?
    期间,有个学员疑惑地问沈老师:“课间的时候,有个同学说我没有打开,沈老师,您觉得我是不是没有打开啊?”
    沈老师问她:“那你自己觉得你是不是没有打开啊?”
    “我自己觉得不是。”
    “那就不是喽。”
    这下轮到我疑惑了。
    下课后,我问沈老师:
    “那您判断她有没有打开呢?”
    “我不判断。以她自己的感觉为准啊。”
    我更疑惑了:“作为老师,您不判断她是不是打开了吗?”
    沈老师看着我的眼睛,说:“如果我判断了,而她并不这么觉得,那对她来讲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    “那您怎么看待判断她没有打开的那位朋友呢?”
    “我没有看待,我只与她核对就好了啊。”
    “您不评价她的行为吗?”
    “如果我评价了她,那和她评价别人有什么区别呢?”沈老师微笑着问我。
    “啊~~”
    从小,我们就在别人的评价中生活。考试分数的高低,家长的赞同与反对,老师的批评与表扬,都成了评价的标准,而唯独忽略了我们自己的感受。成人之后,我们已经习惯于依赖别人――尤其是权威――对我们感受的评价,唯独忘记了我们自己才是我们感受的主人。
   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身上,暖暖地,像每一次心灵成长带给我的感觉。
    而且成长,将是我一生的功课,我喜欢这样的功课――没有任何人布置的功课。

    本文由广东南大职业培训学院_最新职业培训信息_奋力得职业技术培训网发布于职业技能,转载请注明出处:心灵的旅程――沈明莹《心灵之旅》课程感想(

    关键词: 职业技能